您的位置: 盘锦资讯网 > 体育

李凡希-什么是Free Software-

发布时间:2019-10-16 15:03:11

本文来自 李凡希个人网站 不代表本站立场

盖茨访华,虽然已经是第十次,但还是一件挺吸引眼球的事情。而就在今天,当微软遭遇开源抗议,事情就变得更吸引眼球了。

中午从看到这条消息,第一反应是又是哪位开源斗士开始发奋图强了,不会是Bill Xu继《致招商银行的公开信》活动后又一重大举措吧,新闻里照片上的人物并不清晰,不过看起来不像是Bill,倒像是另外一位我才认识不久的人。

下午的消息很快证实了我的猜想,这位勇士就是LPI中国首席代表——王开源。

认识王开源还算是个巧合,月初参加CSDN英雄会时在会议结束去微软研发集团参观的车上遇到他。给人的第一印象是相当的热情,所以一路上也跟他聊了不少有关开源的话题。他打趣的说,一会儿到了微软,他要把名片发遍每一角落,在微软宣传开源的理念。

参观完微软,晚上与中科院自由软件协会的负责人之一于仕琪聊天,谈到王开源,他说是在协会组织的Ubuntu Edgy Eft北京发布会上见过面。说王开源在那次发布会上跳上讲台,涛涛不绝讲了N久开源的理念。

所以,当今天的消息确认是他在盖茨演讲会现场高呼“Free Software, Open Source”,也就觉得并不是那么惊讶了。

从去年的《致招商银行的公开信》到这次的"搅局"微软创新活动会议,在中国,我们越来越多的听到自由软件声音,这是一件好事。但是事件的背后,却也带来了很多的争议。在Web 2.0时代,两次事件无一例外的通过互联网迅速到传到每个人的耳边,同时,大众对事件的看法也很快在互连网上散播开来。

一些人支持这样的活动,因为这样的活动有助于自由软件理念在国内的传播,在平淡的生活中,需要一些刺激的事件来吸引大众的目光;一些人支持自由软件事业,但不支持这样的过激行为,因为它们会给人们留下开源就是偏激的印象;更多的人也许并不知道自由、免费和开源这三个词语的意义和区别,用自己的体会去理解这样的事情,评价自然是负面的居多。

开源是一种行为,指的就是把软件的源代码开放,但是开放源代码也有很多的形式,简单的说,不同的开源协议决定了开源形式的不同。协议可以有很多种,可以是GPL、LGPL、FreeBSD、Apache这类广泛使用的协议,也可以是你自己定义的协议,它们的共同点在于规定了把源代码公开这样行为,但具体的在拿到源代码之后用户可以做的事情是范围,各种协议的规定是不尽相同的。比如,如果使用GPL协议,则意味着从开源代码上产生的任何衍生产品都需要以GPL协议开源。而FreeBSD的协议则没有这样的严格。

免费,这个词也许就是从Free Software或freeware中翻译而来。也是大部分人对自由软件的最初认识。如果说freeware可以认为是免费软件的话 ,把Free Software翻译成免费软件就是大错特错了。

Free Software,正确的翻译应该是自由软件。我的Blog标题借用了GNU网站标题上的一句话:Free as in Freedom (GNU网站中文翻译成"自由自在",虽然意义已经完全变了,不过我觉得意境倒是差不多,挺欣赏这个翻译的)。Free Software中的Free应该是Freedom中的Free,也就是自由。自由软件含义不在于是免费还是收费,它的含义是在于保证使用软件的每一个都享有同等自由的权利。你可以任意的使用、修改、分发自由软件,你唯一"不自由"的地方就是你必须保证这个软件的其它用户享有与你一样的自由的权利。自由软件没有规定收费与否,但由于规定了权利的对等,所以即使你收费了,别人一样可以收费或不收费的分发你的软件,所以软件免费而服务收费已经成为现在自由软件的主要商业模式。值得注意的是自由与版权的关系,在GNU,Copyleft(中文没有标准翻译,我觉得翻译成"著左权"或"对称版权"比较好)这个词形象的表明了对版权的认识。自由不是放弃版权,而是在保留版权的前提下提供他人自由。

FSF的GNU作为自由软件的最主要的倡导者,已经成为自由软件的标准。GPL也是使用最为广泛的开源协议之一。Richard Stallman是自由软件运动中教父级的人物。在他们的眼中自由软件的意义已经超出了软件的含义,更多的是成为了一种信仰。

自从我去年真正接触到自由软件以来,它也已经成为我日常生活中不可却少的一部分。但是我就个人而言,自由软件更多的是一种理想,而不是信仰。我不喜欢Richard Stallman的带有宗教气息的自由软件运动,同样也不赞同以过激的方式来宣传自由软件的理念。自由软件中所折射出的黑客(注意区分这个词与"骇客"的区别,在此不赘述了)的精神和崇尚自由的理念才是吸引我的地方。对于"坚决支持自由软件,说服教育开源软件,打击报复专有软件"这种所谓"自由软件人士应有的态度"我实在不敢苟同,就像自由软件精神所倡导的那样,人人应该享有自由,自然也应该允许他人拥有选择专有软件的自由。也许自由软件需要一些领袖型的主导人物、革命家,但是过激和盲目的宣传自由的理念实在不是值得鼓励的方式。

襄樊白癜病医院
齐齐哈尔癫痫病
保山治疗输卵管堵塞费用
东营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永州治疗盆腔炎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