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盘锦资讯网 > 健康

黑巫师朱鹏 第四章:boss与恶魔传说

发布时间:2019-10-12 20:59:29

黑巫师朱鹏 第四章:boss与恶魔传说

午夜两点,苍狼酒馆精英职业者的圆桌四周。

这里除了朱鹏,在座的都是经年累月的老牌职业者,对于早已熟悉的规则当然毫无异议。而朱鹏虽然是新人职业者,但他事先做过足够的功课,其实哪怕韦德不讲解,他也知道这些聚居点的小型职业者会所是怎样运作的,所以也是没有任何疑问。

“很好,既然大家都没有问题就让我们开始吧。”说着,韦德开始翻起他手中的一张张羊皮纸,这些赏金任务的来源千头万绪,有一些是深渊之城的职业者公会下发下来的,有一部分是巫师学徒或者其它职业者委托的,所以类别极为丰富,难度系数与任务收益的性价比也各有不同。

你带领着手下,辛辛苦苦剿灭了一群深渊魔物,结果得到的赏金还不够兄弟们的抚恤金甚至武具维修费……那还是早点散伙算了,至少说明你运营管理的能力太弱。而有些独行的游侠,通过一份赏金任务从一处险恶的绝境中偷挖到一株珍贵的魔化植物,也许从头到尾连一次战斗都不用经历,换到手的钱也许足够未来十年的吃喝玩乐了,但也有可能被翻脸的巫师直接杀掉当魔化植物的化肥原料。

巫师之中有好人也有坏人,但即便是一位一直以好人自居的白袍巫师,他为了一大笔钱翻脸干掉一个盗贼也不是什么意外的事,毕竟谁都有手头紧的时候。

接什么样的任务,接到任务后怎样才能最大程度的榨取利益并保障安全,这是一支职业者团队领导者必须要思考并解决的问题,同时也是团队想要发展强大的必要。

“聚居点任务:狗头人群落驱逐,一支三十头左右的狗头人在聚居点附近建立了巢穴,驱逐或者剿灭它们,赏金八百,附加一枚英勇铜章……换句话说,以后在我这睡客户享受半价,也许那些辣妹也愿意便宜点。”

“收集任务:覆土毒菇二十份,交到这里可以换五支止血药剂,但要在一个月内交还任务,超期视为任务失败。”

“收集与探索任务:修女的尸骨,东北方大约两百公里处,最近漂移过来一片墓园,根据墓园整体结构的完整性,有资深职业者推断里面有一头至少精英阶位的魔物镇压着流土。任务要求是挖出埋葬其中的修女尸骨,如果未击杀精英魔物,赏金两千金币,如果击杀了,赏金三千加一位十二级的奴隶武士。注,已经有一批职业者团队灭在这里了,他们之前压了一柄价值八百金币金色品质的武士长刀,现在这柄金色武器已附加在了赏金报偿里。”

小口品啜着免费的水酒,有时拿出一颗破碎的宝石压在自己有兴趣的任务契约上,一枚破碎的宝石通常作价二百五十金币,虽然市值肯定是要上浮一些的,但官方价码就是两百五十金币,使用宝石体系,省去了身上携带大袋大袋金币的苦恼麻烦。宝石之上还有魔石货币体系,不过那往往是巫师之间的交易货币了,那玩意普通人也不知道怎么用。

朱鹏分别压了两颗破碎宝石在“覆土毒菇”与“修女的尸骨”这两件任务上,其中覆土毒菇任务顺利得手,而修女的尸骨这件任务则被一名强悍肥壮脸上有道深长刀疤的女佣兵跟抢了。她在那张已经被朱鹏按下一颗破碎蓝宝石的羊皮契约纸上,抛下了一大袋钱币。

“…………”

“剿灭任务:深渊信奉者,冻土雪山顶盘踞着一群深渊信奉者,杀光他们,拿着他们的耳朵回来领赏,赏金一千五百金币。”

“探索与剿灭任务:地下墓穴,在冻土雪山峡谷内有一处大型古代墓穴,有巫师通过法术检测到墓**有强烈的魔力反应,尼采巫师愿意高价收取在那里发现的一切东西,探索奖励五百,剿灭奖励一千,如果有重大发现,追加赏金两千金币外加一枚匿形戒指。注,已经有两批职业者团队灭在这里了,他们之前一共压了五百金币,已附加入了赏金报偿。”

前前后后十二项“有意思”的精英任务,朱鹏在其中“覆土毒菇”、“修女的尸骨”、“深渊信奉者”、“地下墓穴”上都压了钱了,又接了一项不需要押金的普通任务“驱逐黑暗”。

这项任务是成就类任务,要求接手的职业者团队在两个月内击杀五头精英级或以上级别魔物,赏金五百。五百金加隆肯定是不值五颗精英魔物的脑袋的,但如果只是顺带完成并领取赏金的话,那也相当划算。

“嗨,新人,知道你很能打而且下手也狠,但你不能一来就连饭带碗都端了啊?”依然是那名胖壮的女佣兵,她和一名周身包裹着黑袍的男人与朱鹏选取的任务重叠了。

这名胖壮的女人跟抢“修女的尸骨”,而朱鹏则跟抢了黑袍男人下码的“深渊信奉者”任务。大家都是出来讨口饭吃,看到自觉合牙口的肉骨头都想咬,至于咬到后会不会崩了牙,就看各人的眼光与运气了。

“‘腥红玫瑰’的名声我在出来前就耳闻过了,马姐你照顾身后的妹子,虽然喜欢砸碎男人全身的骨头听他们的惨叫声取乐,但也都事出有因。所以,我依然觉得您算是一位精神有些不正常的好人,因此我给您放句实话,这个任务您和您的腥红玫瑰接不了,盘踞在墓园里的不是精英级魔物,而是一头大boss。”

朱鹏这句话一出口,在座所有人甚至不远处的职业者都没了声音,他们纷纷兔子似得竖起了耳朵。剧毒王座界域内尽是被魔龙王力量辐射强化的魔怪,其中精英是魔怪里弱肉强食产生的王者,变异是普遍存在魔怪中因为莫名原因产生的突变种,可能比精英更强,但也有可能弱一些。

对于精英与变异魔物,职业者往往是又爱又怕,爱它们拥有着较多的魔神本源,击杀之后无论是本源力量的散溢还是黑暗契约作用下各种装备的具现,都是让人满意的收获。

职业者魔法装备的主要来源,就是依靠这项渠道。

但boss则不同了,它们是更高于精英与变异的更上一阶,甚至有人说它们受到了被封印魔龙王的目光注视,所以拥有着远超同侪的恐怖实力。

暗黑第一界域剧毒王座内的魔物是学徒至一阶的存在,理论来讲它们中绝对不会出现超出这个实力上限的,即便是第一界域的终极boss毒蛛女王安达利尔,它的实力也顶多一阶巅峰无限接近二阶的层次。

但普遍认知中的一阶和七阶魔龙王所认知的一阶截然不同,朱鹏在职业者公会的时候接连挑了好几个灌药剂灌出来的一阶战职者,而那些战技不纯熟,战斗意志不坚定,甚至就连见识也不够开阔的战职者在安达利尔面前联手也站不住三十秒……能被深渊魔龙王保留在漫长记忆中的一阶,随便哪一个都强悍到夸张的地步。

因为杂兵模版的一阶和精英模版的一阶不在一条水平线上,这就像英雄联盟青铜段位的和尚都是瞎子,白金钻石段位的和尚往往都是神僧一样。

所谓boss,它们的每一次出现几乎都引起职业者大批的死亡。

当然,每一次boss大爆,往往都造就一批职业者在暴富后退役。传闻中,每一头boss不再是具现魔龙王的魔力以形成装备了,而是它们连接着魔龙王积累至今的无尽宝藏,那里堆满了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海量财富。

当boss的讯息再一次出现时,酒馆内的职业者都下意识的咽了一下唾沫,即是贪婪,也是恐惧。

“……你怎么知道,盘踞在那里的是一头boss?”强壮如男人般的马格利有些不安的晃动了一下脑袋,这个胖大的女人被眼前年轻人所吐出的词汇吓得全身都有些不舒服。

“内部情报,无可奉告。但盘踞在那里的的确是一头boss,它的实力超出了‘腥红玫瑰’的能力承载范极限。”朱鹏语气平静,无比笃定的言道。

此时,在马格利马大姐的脑袋上挂着一个淡白色的20,如果朱鹏能够说服她不去送死,就能得到这20点的命运之力,对于现在命力储备几乎归零的朱鹏来说,这是一笔不小的数额了。

马格利闻言不安地晃了晃大头,她的目光转向了主位上的酒馆老板韦德。

“我完全没有收到相关消息,但如果我是你,这个任务我就放手。”韦德双手一摊,却少见态度明确的出口帮腔。然而,啪的一声,马格利的手掌拍在了木桌上。

“你当老娘是吓大的啊?一个有boss存在的任务,你也敢接?你都敢接

,那腥红玫瑰更没有什么好怕的。”马姐脑袋上顶着的淡白烟气啪的一下破灭了,唯有朱鹏才能看见这一幕,也因此知道对方心中打定了主意,于是他笑了笑也不辩解,而是选择直接拿回了自己原本压在契约上的宝石碎片。

“我已尽了我的努力,不相信就是您自己的事了,不过还是奉劝您多做一些准备,钱没了可以再赚,命没了,就什么都没了。”朱鹏的话语让马格利没有反驳的余地,这个坚强但也固执的女人坐在那里大口大口地吞咽着酒水。反倒是那个黑袍包裹身体的男子把枯瘦的五指按在了“深渊信奉者”的契约上,他沙哑着嗓音言道:

“那么,我们好心的新朋友为什么要和老提摩争呢?莫非,在这些‘深渊信奉者’中也有一头变异、精英甚至boss?”

“不,我之所以跟抢这个任务,是因为这个任务的性价比最高,赏金给的多,任务难度小。”

所谓的深渊信奉者,即是一群在本源位面被深渊吞噬的无穷恐怖中,把自身信仰交给了情绪负面的人,他们或者说它们疯狂崇拜着深渊那几乎无止境的浩瀚伟力。最恐怖的地方在于,虽然没有主意识但泛意识惊人强大的深渊会回应这些信奉者,只要他们混乱、邪恶、疯狂,将自己的灵魂沉入沌混的意识海,深渊就可以在短时间内把他们从21世纪的肥胖死宅变成凶悍、强壮并且能够适应深渊环境的魔化存在。

深渊化魔人即是所谓的深渊信奉者。据说,最强大的深渊信奉者会渐渐转化成无尽深渊最喜爱的宠儿:恶魔。

太原治疗卵巢炎费用
承德治疗包皮过长方法
云南治疗性病医院哪家好
太原治疗卵巢炎医院
承德治疗包皮过长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