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盘锦资讯网 > 历史

玉如意破损中信地产受责

发布时间:2019-11-22 20:27:48

“玉如意”破损 中信地产受责

每经 徐学成 海南博鳌摄影报道

位于海南博鳌万泉河出海口的玉带滩,如今仅剩下残缺之美。

这个被形容为 中国玉如意的海滩,曾以分隔海、河最狭窄的沙滩半岛收录于吉尼斯之最。但如今,一排排钢筋水泥建筑无视生态破坏强行上马,让这个曾经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海滩折损了数百米。

在这片海岸上,最为扎眼的,就是中信地产开发的中信千舟湾房地产项目。该公司在博鳌经营长达十年以上,被称为博鳌地主。由于中信地产此前存在破坏自然生态的前科,一些当地人对该公司颇有微词。

《每日经济》在博鳌实地调查发现,玉带滩遭损毁,中信千舟湾项目就被指难脱干系。

一位知情人士透露,此项目占用了较大面积的万泉河河道,影响了入海口的生态环境,玉带滩被毁数百米或许与其有相当大的关系。

曾任海南省国土环境资源厅(以下简称海南省国土厅)副厅长的知名旅游地产学者杨冠雄也表示,在万泉河入海口开发的项目影响了入海口的生态环境。

另外,中信千舟湾项目在环评公示之前,就取得了第一批房屋的预售许可证,显示当地监管部门对博鳌论坛特别规划区的监管缺失。

对于上述问题,多次采访中信地产及相关公司,但均未获正面回应。

大水冲了龙王庙

对2010年国庆前夕的那场洪灾,几乎每个博鳌人都记忆犹新。

水淹到了外婆的脖子,她只能抱着小板凳不放,一位现已搬家至海口的年轻人告诉《每日经济》,当时博鳌出海口的几个岛几乎都被淹。

所谓出海口,指的是万泉河进入南海的入口,博鳌镇就环绕着这个出海口,当地人津津乐道的三岛东屿岛、沙坡岛以及鸳鸯岛,则分布在出海口周围。

当然,这里还有博鳌人更为自豪的、被称作玉如意的狭长的海滩玉带滩。

当地人回忆,海水漫过玉带滩,涌向了周围的东屿岛、沙坡岛等,连东屿岛上的博鳌论坛永久会址都没有幸免于难。在沙坡岛上,中信地产旗下的乡村高尔夫球场也被洪水淹没。

对于这场灾难,乡村高尔夫俱乐部在自己的站中这样描述:博鳌乡村高尔夫地处三江入海口,地势较低,球场会所、练习场、办公室、员工宿舍等区域连续遭受两次洪水淹没,果岭塌方、凹陷,多数球道被冲毁,所有对外通讯中断,是海南受灾最严重的高尔夫球场。

当《每日经济》以打球的名义试图进入该球场时,遇到入口处保安的阻拦,理由是球场还在修,现在还没有营业。

据悉,球场被洪水破坏后,乡村高尔夫就进行了重建和恢复,并聘请 着名的世界级高尔夫球场设计师PeterThomson对球场进行重新设计,但20个月过去了,乡村高尔夫球场依然没有恢复运营。

有个高尔夫球场被淹了。博鳌人对上述事件并不陌生,但当地人更愿意将其笑称为大水冲了龙王庙。因为在一些当地人看来,中信地产旗下的高尔夫球场之所以被淹,正是拜中信地产另一个项目中信千舟湾项目所赐。

一位叫蒲团是个萌妹纸的友在一家知名论坛发帖写道:我们非常遗憾地看到了这样一幕:在博鳌亚洲论坛永久会址所在地东屿岛的对面,一片高层房密密麻麻地挤压而来,号称千舟湾的项目简直像千帆出海,咖啡色的立面深色调跟阳光的博鳌也显得格格不入;因房地产项目占用河道,美丽的博鳌三江出海口已经风光不再,三岛之一沙坡岛乡村高尔夫球场去年被洪水毁于一旦,三岛之一鸳鸯岛已经跟陆地连在一起成为半岛,载入世界吉尼斯的玉带滩原来像一枚美丽的 玉如意,现在已经折断一半原貌无存,世界纪录最狭窄的出海口也已豁然大口昔貌难寻;博鳌唯一的海岸线由出海口向北延伸约10公里,房地产项目一线迤逦排开,排排竖起的高楼令人对海岸线的生态担忧

破损的玉如意

老吴在入海口经营了多年的游船生意。

6月中旬的博鳌,正值雨季。老吴带着帽子和墨镜,穿着极具当地特色的长袖衬衫,有些发呆地望着前面一望无际的南海。

那边是鸳鸯岛,但现在应该改称鸳鸯半岛了,老吴指着前面一个并不大的沙滩对 《每日经济》说。

据老吴介绍,鸳鸯岛本是附近三座着名的岛屿之一,但近几年日渐冷清,原因在于入海的河水流向变了,原本供游艇出海的河道慢慢干涸,进而被海沙填满,鸳鸯岛也和陆地连在了一起。

老吴说,这样一来,游艇出海就得绕到鸳鸯岛的另一侧,航线变长了。而且,由于鸳鸯岛的景观被破坏,游艇生意大不如前。

被称作玉如意的玉带滩,也有类似遭遇。雨量较少的季节,在蔚蓝海水的映衬下,一侧是烟波浩淼的南海,另一侧是万泉河、九曲江、龙滚河三河入海,玉带滩横卧其间,宛若一幅绝妙的南海风情画。

1996年,玉带滩被上海大世界吉尼斯总部以分隔海、河最狭窄的沙滩半岛认定为吉尼斯之最。

如今,玉如意破碎了。

据老吴称,几年前,玉带滩还几乎和陆地上的某度假酒店相邻,只留有一条狭长的河水入海口,但现在入海口越变越大,玉带滩的一部分被淹没在海水里。

海水有涨有落,玉带滩长短随之变化,本属情理中事。但一位不愿具名的知情人士告诉,类似中信千舟湾这样的项目占用了河道,破坏了入海口附近的防护带,使万泉河水的流向和水位都发生了变化,导致了玉带滩折损。

站在玉带滩上,远眺陆地,既可看到博鳌论坛永久会址所在的东屿岛,也可看见一排排与周围环境不太协调的建筑中信千舟湾项目几乎第一个进入视线。

老吴将千舟湾称为千房湾,他说,博鳌人都这么称呼,因为本来一望无垠的万泉河入海口,被这个项目挡住视线,其暗红色的外墙颜色,与蓝色海水、白色沙滩极不协调。

附近村民则表示,玉带滩变短确有其事,但具体原因不是很清楚,但千舟湾等项目破坏了防护林、占用了河道,对入海口的环境肯定有影响。

环评公示未提破坏性

杨冠雄在接受《每日经济》采访时,对中信千舟湾项目带来的环境破坏深表遗憾。

万泉河入海口是典型的河口地貌,在这样的地方开发项目,关键是能不能遵循自然规律。杨冠雄说,入海口处原来都是软岸,后来一部分被修筑了硬岸,这样就造成了力量上的变化:修筑了硬岸的地方,水流被人为地挡住了,一旦发洪水,过水断面就会变窄,水的流速就会加快,从而改变了原来的河口地貌,造成了生态破坏。

在博鳌遭遇2010年那场洪灾之后,就有专家指出,房地产开发导致海岸遭到毁坏,同时也破坏了地表径流,使得泄洪遇阻。

但就在那场洪水之前的几个月,相关部门在针对中信千舟湾项目的环境影响评价中,仅对景观上的不和谐提出疑问,对有可能造成的环境破坏只字未提。

2010年6月1日,海南省国土厅发布一则针对该千舟湾项目的环评公示指出,拟建建筑物产生的新的景观单元对原有的视觉景观都不同程度造成了破坏,失去了与周围的近似于自然的视觉景观相互联系和沟通,破坏了原有的景观层次丰富良好的视觉环境空间,降低了该地区的整体自然景观形象。

根据杨冠雄的判断,在河口海岸地区开发房地产项目,最关键的就是能否遵循自然规律,如果规划和监管方面出现问题,难免会造成环境上的破坏。

然而,学者的担心并未得到相关部门的重视,海南省国土厅的上述环评公示最后指出,总图布置基本合理,拟采取的环境保护措施可行;项目建设不会导致区域环境质量明显降低;公众对该项目建设总体上是支持的。

但无论是景观上的不协调,还是对入海口生态结构的破坏,以几日来走访的情况来看,作为公众之一的当地居民,对这个项目并非总体上是支持的。

环评前已获预售证

一位知情人士透露,千舟湾从动工到开盘,都没有通过环境影响评价。

日前,《每日经济》致电海南博鳌投资控股有限公司(千舟湾项目的直接开发商,是中信地产全资子公司),对方表示不便接受采访。

致函琼海市规划建设局,虽然采访函已发过去多日,但截至发稿时,对方一直未有任何回复。

就在开发商和官方均对此项目保持缄默的同时,发现了前文提及的环评公示还有些蹊跷。

海南省国土厅公布的中信千舟湾项目的环评公示时间为2010年6月1日至6月7日。但根据在琼海市住房保障与房产管理局官上查阅到的信息,这个项目最早的动工时间却是2009年3月1日,且于当年4月8日就领取了第一批房屋的预售证。

这意味着,在进行环评公示的一年多前,中信千舟湾项目就已经动工,且具备了预售的资格。

对此,曾多次前往博鳌等规划区做调研的杨冠雄深有感触。在他看来,从博鳌镇,到琼海市乃至海南省,都未曾给博鳌论坛特别规划区设置专门的监管机构。

一旦出现了问题,很多时候博鳌镇和琼海市都没有那么大的权力,毕竟琼海市只是县级行政区,杨冠雄认为,镇一级和县一级没有权力监管,同时也没有省一级授权的监管机构,从而造成权责不明确,进而引发监管缺失。

在监管缺失的同时,开发商的逐利本性使得一个个房地产项目如同脱缰的野马。杨冠雄说。

以中信千舟湾项目为例,开发商给出的数据显示,该项目总建筑面积28万平方米,总投资为15亿元,以该项目目前19000元/平方米的均价计算,可取得的销售收入将达到53.2亿元,利润已是当时投入成本的两倍多。

中信地产曾有前科

在博鳌至少拥有6大项目、超过6000亩土地的中信地产,是名副其实的博鳌地主。

但《每日经济》实地调查发现,由于中信地产有过破坏生态的前科,不少当地人对其颇多微词。

今年5月,曾就中信地产旗下的龙潭岭项目被叫停一事展开调查,虽然其叫停的原因是动工时未取得施工许可证,但当地人对该项目抱怨最多的,却是其毁坏了龙潭岭的大片山林,对生态环境造成了极大破坏。

对此,琼海市规划建设局曾作出了3点处理意见,除全面停工、接受调查取证之外,还包括对已经毁坏的场地进行恢复性种植绿化。

相关部门作出上述决定仅仅过去3个月时间,再次实地调查发现,龙潭岭项目已经恢复施工了。

一位正出发前往项目工地的工人明确告诉,这里已经开工有一段时间了,但他并未透露具体的开工时间。

就此询问了海南博鳌投资控股有限公司总经理王丽,王表示下面的公司不便接受采访,让咨询中信地产总部。随后向中信地产方面发出了采访函,并于发稿前再次催促中信地产方面回复,但截至发稿时,没有等到对方的任何解释。

在现场看到,已经毁坏的场地并未按照要求进行恢复种植和绿化,就如同一条条土黄色的伤痕暴露在外。不仅如此,龙潭岭的山林或许还将面临着更大的破坏:一台挖掘机仍然在蚕食着附近一处被绿色植被覆盖的山体,另一台挖掘机则正在加足马力开往施工现场。

中信地产就是这样,早就习惯了。一位附近的村民笑着说。

但是,龙潭岭项目恢复施工,是否意味着该项目在接受调查取证之后已经变为合法?

日前,琼海市规划建设局副局长王培宁在回答的提问时表示:要先回去了解下情况,但随后就没了下文。日前,再次致电王培宁,对方给出的答复依旧是要回去了解下才能作答复,但截至发稿前,仍未等到这一答复。

在杨冠雄看来,类似作法在当地甚至整个海南省都并不少见。在博鳌论坛永久会址的另外一侧,就有另一个房地产项目。在现场看到,十几米宽的绿化带几乎已被海水冲刷毁坏近半,站在绿化带的边缘,脚底就是肆虐的海水,泥沙俱下,触目惊心。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联系。未经《每日经济》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每经订报

北京: 上海: 深圳: 成都: 无锡: 广州:

饮品
福州财经网
女生网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